海外网评:耶路撒冷“火药桶”再被点燃,美国难辞其咎

海外网评:耶路撒冷“火药桶”再被点燃,美国难辞其咎

5月11日,以色列对加沙地区展开大规模空袭。(图片来源:法新社)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冲突5月11日进一步升级。当天,位于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武装人员向以色列南部发射火箭弹,而以色列也向加沙地带的目标发动了空袭。冲突造成至少28名巴勒斯坦人和3名以色列人死亡,由于冲突有进一步升级的趋势,以色列本·古里安机场已经关闭。这是自2014年加沙战争以来,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最为激烈的战斗,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巴以局势可能失控的担忧。巴以这个中东乃至全世界最危险的“火药桶”,面临着再度爆炸的危险。

引发此次冲突的原因,一方面是今年伊斯兰教斋月期间,以色列打破尊重宗教信仰的基本承诺,禁止巴勒斯坦人前往被穆斯林称为“尊贵禁地”的阿克萨清真寺祷告引发不满,同时,以色列右翼团体计划在所谓“耶路撒冷日”高调庆祝,给双方的紧张关系火上浇油;另一方面,是以色列政府要求合法居住在东耶路撒冷谢赫杰拉地区的巴勒斯坦人搬离、为犹太定居者腾地,则从政治和法律层面引发了巴勒斯坦人的不满。多重因素叠加之下,巴以矛盾不断升级,并最终激化成武装冲突。

而本轮巴以冲突的导火索依然是双方一直以来悬而未决的核心问题之一,即耶路撒冷归属问题。而以色列在耶路撒冷日益激进的行动,则与美国过去几年的强力支持脱不了干系。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之后,单方面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巴勒斯坦则要求建立一个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2017年以前,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都拒绝承认以色列对整个耶路撒冷拥有主权。然而2017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高调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决定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特朗普政府的决定打破了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在巴以问题上的“表面中立”,其随后提出的自诩为“世纪协议”的“中东和平计划”,其实质仍是一份极度偏袒以色列的单方面协议。特朗普政府2020年1月宣布相关计划后,2月20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就宣布将扩建位于东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定居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认为,特朗普政府对以色列“最高要求”的无条件支持,为彻底埋葬支持巴勒斯坦独立建国的“两国方案”“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可以说,巴以此次冲突,既是过去100多年来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为争夺耶路撒冷的控制权而产生的漫长冲突的持续,也是最近几年巴以问题在中东遭到边缘化后一系列危机发酵的结果。而这其中,美国看似中立但实则偏袒以色列的种种做法,更令巴以问题随着时间流逝变得日益复杂和混乱。

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最坚实的盟友,支持以色列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之一。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美国拜登政府迟迟不肯就相关问题表态。直到5月10日,美国国务院才发表声明要求各方为局势降温,但强调以色列有权捍卫自己免受火箭弹袭击,哈马斯必须立即停止对以色列的攻击。然而这份声明却再度凸显了美国对以色列的偏袒:此前以色列警方冲进阿克萨清真寺、并向聚集在那里抗议和祈祷的数百人发射催泪瓦斯后,美国官员呼吁“双方避免采取单边行动”。美国阿拉伯裔美国人反歧视委员会成员Jinan Deena称,“美国一直系统性地支持对巴勒斯坦土地的占领,无论是通过用美国纳税人的钱资助以色列军队,还是像这样把责任归咎于双方。”《华盛顿邮报》则不无讽刺地把“美国本身就是巴以问题的一部分”写进了评论的标题里。

过去多年,受地缘政治和大国博弈的影响,巴以问题在中东日渐边缘化,但其与中东的地缘政治稳定、安全局势、和平发展等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实际上,一些分析认为,巴以本轮冲突的爆发,与当前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形势出现巨大变化有着密切关系。美国拜登政府大幅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试图挽救濒临破产的伊朗核协议,沙特阿拉伯开始重新与卡塔尔、叙利亚、埃及等国接触、修复双边关系,以及沙特与伊朗在伊拉克就两国关系重启展开会谈,加上以色列自身的政治动荡,都令以色列面临巨大的安全和政治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巴以冲突被重新引爆,很难说不是以色列为了摆脱当前重压所行的一步“险棋”。

然而,在冲突中死亡和受伤的两国平民何其无辜。过去70多年的历史已经反复证明,美国一味拉偏架只会导致危机加剧,以色列的军事占领和双方的武装冲突只能是令巴以问题加剧的“毒药”,放任当前局势只会导致各方皆输。只有回到政治和外交轨道上来,通过政治谈判解决问题,才能推动巴以和平进程走出僵局。(聂舒翼)

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编:聂舒翼、毛莉